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丰乳肥臀  »  多面的妈咪
多面的妈咪

多面的妈咪

我见到妈咪的时候,整个世界就剩下了两种颜色。

  白色。黑色。

  白色是白皙的白。

  黑色是黑丝的黑。

  客厅明晃晃的灯光下,妈咪全身赤裸着,那双让我百玩不厌的美腿上裹着一层闪烁着邪恶气息的黑色丝袜。

  黑丝在灯光下显得格外闪烁,从妈咪的脚尖,延伸到她的大腿根,我能看到这层丝袜的轻薄,这层丝袜的顺滑,这层丝袜的幸福的颤抖。丝袜的黑竟在空气中蔓延开来,一层薄薄的飘荡的黑色游离在妈咪的下身,凭空添显了淡而不散的色气。

  黑丝在妈咪的大腿根处戛然而止,上面就是妈咪的神秘花园,那处饱满鼓胀如包子的三角洲。不能说花园,也不能说三角洲,因为妈咪是白虎。她的屄缝白皙如牛奶一般。

  妈咪在我身前站定。她的头发被包裹在洁白的浴巾里,有一滴水滴沿着她完美的脸庞飞速地滑下,凝在她尖尖的下巴那里,下巴下面是清晰可见的锁骨,锁骨突出一个诱人的角度,再下面就是那对饱满、挺拔、浑圆的乳房,乳首红嫩,乳尖坚挺,如一对红宝石的眼睛,妈咪的乳房白花花沉甸甸的,下巴的水滴滴落,她的乳房微微颤抖,水滴贪婪的流过平坦的小腹,沿着腹沟到达终点,那道红嫩深狭如天沟的屄缝。

  「妈咪,美吗?」

  妈咪双手搭在我的肩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我。

  她微微俯身,美艳如妲己,祸国殃民的魅惑从她的双眸映照入我眼里。

  吐气如兰。

  红如烈焰的双唇一下子覆盖在我嘴上。

  妈咪的问句不需要我回答。

  这句话听起来是个问句,但是,照镜子的人需要镜子回答吗?

  激烈、温情。

  我与妈咪唇舌纠缠。

  「哦,我的小勇,儿子,我最爱的儿子……」

  在喘息的瞬间,妈咪喃喃。

  我愤怒的肉棒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,我感受到妈咪越来越近,她的唇舌越来越火热,气息越来越充满欲望。

  先是柔嫩,那是龟头刚接触到妈咪屄缝的触感;再是突破的爽感,这是妈咪的屄穴开始容纳我的龟头;紧接着是畅快的长驱直入,然后是火热与火热的交融,性欲与性欲的碰撞,是包裹与冲刺,是容纳与异物,最后我和妈咪齐齐叹息。

  我低头审视我和妈咪的结合处。

  黑丝的色气和我的阴毛。

  白嫩的屄缝和红艳的小穴。

  色彩冲击。

  我在妈咪的大腿上来回摩挲,这层黑丝太滑了,触感微凉,但是很快就被妈咪全身的火热渲染。

  「妈咪,你穿上这黑丝,我的战斗力能减弱5 成。」我衷心对妈咪说。

  妈咪微笑:「儿子的战斗力就是减到1 成,做妈咪的也吃不消。」她抱住我的头,在上面轻吻,又说:「小勇你别乱动,妈咪一天没见你,要好好享受下。」

  我坏笑着,控制鸡巴上挑:「哪有啊妈咪,儿子才没有乱动。」妈咪咬我的耳垂:「坏儿子。」

  我没再说话,静静抱住妈咪,感受身体的欲望与妈咪的交融。

  「李萤尘那个丫头今天哭着喊着要来我们家,我没答应。」妈咪小幅度地套动屄穴,托着她那对沉甸甸的乳房扫我的脸。

  「王芝晴估计是怕了你了,听我说起你,眼泪都快流下来了。哈哈。上次你肏她太狠了,她是处女,你还那么大力,当时我都放她两天假,还是没消肿。她父亲都打电话问我什么情况。呵呵。」

  我想起妈咪之前一半威逼一半利诱,让她两个秘书向我求欢,结果被我一顿猛肏,两个千娇百媚的女孩硬是被摧残成软肉。

  我咬住妈咪的一颗奶头,含混说:「王芝晴一看就好弱气,我一看就想狠肏. 」

  「下次我再喊她过来。」妈咪轻描淡写地说:「她家里石油产业被狙击,资金链几乎断裂,只能靠我,现在集团给她家供血,就是让她妈过来给你肏,都没人敢拒绝。」

  「李萤尘家里也是,儿子,这两个你想怎么玩都行。李萤尘大伯被双规,她爷爷和她小叔也都不干净,现在都不敢动。」妈咪说这些话时异常冷静,如果不看她骑跨在自己儿子身上,套动儿子大鸡巴的样子,所有人都会被她折服。

  「再过几天,等我布好棋,彻底隐居幕后,我就可以天天陪你了,儿子。」妈咪宠溺一笑,用她的大屁股绕着我的鸡巴转圈。

  「呼,噢,好爽……」妈咪喘息:「儿子的大鸡巴,儿子的大肉棒,好爽,好热,好长,啊哦哦哦哦……」

  我按住妈咪的丰臀,沿着光滑的臀沟下滑,停在妈咪的小巧的屁眼儿里。

  我坏笑:「妈咪,你的屁眼儿消肿了吧?」

  前几天插妈咪屁眼儿时太用力了,几乎擦破了皮。

  「坏儿子。」妈咪娇媚地白了我一眼。

  「哈哈。」

  我大拇指一顶,深深插到妈咪屁眼儿里。

  「哎呀!」

  妈咪浑身僵硬,屄眼儿也不套动了。

  我右手狠狠扇了妈咪屁股一巴掌。

  「啪!」

  响亮。

  美肉震颤。

  妈咪回过神来,咬住我的耳垂,喘气如媚药一般,气息吹到我耳朵眼里,酥酥麻麻的:「儿子,你就坏吧,坏死算了。」

  我哈哈笑,一下接一下地拍着妈咪的屁股。

  妈咪的身子如蛇一般乱扭,屄缝收缩,美肉震颤。

  我的鸡巴美极了。

  「噢噢噢……呼~~~ 别……」

  妈咪身子连续抖了几下,我感觉到肉棒又湿了几分。

  妈咪咬牙恨恨:「小勇!」

  我鸵鸟一般躲到她胸脯里。

  「抬头!」

  妈咪恨恨地挤着奶子揉我的脸:「都说你别动了,妈咪累一天,现在好好享受下儿子的肉棒有错吗!」

  我紧紧抱住妈咪的细腰,讨好:「没有没有!妈咪大人最棒了!」「哼!」

  妈咪像一个生气的小孩子,因为嘴馋向大人要了好久才买到一根雪糕,结果刚舔了两口,雪糕就掉在地上了。

  我温柔地抱住妈咪,安慰说:「妈咪别生气啦,你看你这一噘嘴,我肉棒更硬了。」

  妈咪的身子一颤。

  「又作怪。」妈咪嘟囔。

  「好啦好啦,别生气啦。」

  「还说妈咪穿了黑丝战斗力会减半呢,骗人,坏儿子!」我只能讨好冲妈咪笑,然后想着怎么转移妈咪注意力。

  「哦,妈咪,你今天处理了刘金志了吗?」

  刘金志,妈咪的一个得力手下,但却是个二五仔,他负责的家电产业竟然与竞争对手联手。

  妈咪一听到这个名字,恶狠狠地说:「这个家伙,我留给了戚夏,等她上位后,杀刘金志祭旗立威。」

  妈咪杀气腾腾地看着我:「一个不守信用的家伙,杀了都是便宜他了。」我心里一颤。不妙啊,又激起了妈咪的气势,我的长处还被她填在缺陷里。

  妈咪轻晃丰臀,嘴角含着诡异的笑看着我:「儿子,你认为呢?」我能怎么办?

  「对!妈咪大人!这种二五仔就应该凌迟!」

  「二五仔我不恨,我就恨说好了结果反悔,不守信用的。我要是拿捏住这种人,你知道我会怎么处理他吗儿子?」

  我心惊胆颤鸡巴跳:「怎么处理?」

  「我会狠狠抓住他,逼问他,审讯他,让他害怕,让他心惊胆颤,让他浑身僵硬,我会不断逼供,逼问,逼迫,我要让他大喊大叫,让他口吐白沫!」妈咪揽住我的头,突然温柔下来:「你说妈咪做得对吗儿子?」我假哭,大喊:「对对对!我现在就口吐白沫了!」「哼哼。」妈咪娇嗔:「饶你一命。」

  「谢妈咪不杀之恩!」

  「不和你扯嘴皮子了。儿子你怎么还不射精啊。」妈咪恢复了力气,又开始抬动屁股套动。

  我叹气:「今天我都射18次了。」

  「哦真心疼儿子。」妈咪怜惜地看着我,然后又愤怒:「你都射了18次,竟然只给你最爱的妈咪射了两次!真是个坏儿子!妈咪白疼你了!」我无语。

  只能转移妈咪的注意力。

  「妈咪,你的集团事务都转移得怎么样了?」

  妈咪家族的商业帝国越打越大,从我外祖那一辈开始,到妈咪这里,商业帝国已经深入了各个领域,控制了大半个国家,按照下一步计划,妈咪需要慢慢脱身,把明面上的经营者控制人转交给手下,比如现在的家电产业给戚夏,运输产业给凌宇,等把手头的产业一一交付出去,只保留几个基金会和慈善会,妈咪就能稳坐钓鱼台,隐居幕后遥控帝国了。

  妈咪眯着眼睛,极小微度地套动我的鸡巴,说:「差不多了。手上的资源早已经分出去了,现在要减少明面上的出席次数,一些阿猫阿狗的会就交给他们了,再一些的组织、会所,也就占个名。我今天在集团也就是和智囊团把控全局,推演了今后的发展战略。这些我也不该管的。」

  她又眼神锐利起来:「臭儿子又转移话题。说吧,今天又上了多少女人。」我求饶,一一说了。

  「你真是,唉,真担心你这根坏鸡巴会坏掉。」妈咪掰着青葱玉指说:「坏儿子,你现在怎么这么招女人啊?一开始,我、你妹妹、你姐姐,还有那个照顾你的小浪蹄子,就那个护士,一开始就4 个啊,怎么后面越来越多了呢?我妹妹来了,她带着的练舞蹈的学生也来了;你姐姐的导师、闺蜜也上了你的床;你妹妹的两个小跟班,那么小年龄,怎么就那么浪呢;跟班的妈妈,哦对了,我们一会去小念桥家里吃饭;你那个青梅竹马,还有她的朋友;我还带了两个小秘书来伺候你;那个医生竟然也被你肏了,看她样子应该是个性冷淡啊……」妈咪数着数着,眼神愈发不善了:「说吧,你还想肏多少个女的?」我大喊冤枉:「妈咪啊,你儿子都瘫了,哪里是我勾引的啊,我也很无奈啊。

  再说了,这些女人,不都是你们身边的吗?」

  「哼,这么说来,还是妈咪的错了?」

  妈咪俏容一寒,眼神如刀如刺如利枪,她竖起脊背,高高跨坐在我身上,居高临下看着我,如一头艳虎欲择人而噬,又好像一只高空盘旋的隼鹰正待利爪出击,一股危险、冰冷的气质从她美体里向外散发。

  好冷。

  我痴痴看着这样的妈咪。

  这样宛如冰山、宛如吃人的深渊的妈咪。

  哦。

  我感觉到妈咪的屄缝在缓缓套动。

  收缩。

  吞吐。

  挤压。

  抽插。

  一种性欲要在体内爆炸的快感从我的大脑闪电般传向各个神经末梢。

  生命的原始欲望要爆发了。

  「噗嗤——」

  妈咪捂嘴轻笑。

  「我的坏儿子。我就喜欢看——啊呀!」

  冰山轰然破碎。

  我的欲望——哦,我的妈咪,哦,我的妈咪。

  我直起身子,抱住妈咪的丰臀,急速地抽插,肏干。

  鸡巴如同打桩机一般向妈咪的屄穴深处捣入捣出。

  淫水四溅。

  痛快。

  「呃呃呃呃……妈咪妈咪妈咪妈咪……」

  我嘴里胡乱地大吼。

  母子二人都僵硬在一起,身体紧紧地结合,只见水迹从结合处溢出蔓延。

  「第三次。」妈咪咬着嘴唇,眼中笼着一层迷雾。

  我们倒在轮椅上。

  我的手还在妈咪的光滑、微凉的黑丝上摩挲。

  「坏儿子。坏鸡巴。」

  妈咪伏在我胸膛上嘟囔。

  可爱极了。

  哦妈咪,你到底有多少面?

  【完】